中國商業網 首頁 焦點 熱點觀察

李稻葵:中國未來三年有望保持穩定增長,2021年可邁入高收入國家行列

2019-1-21 16:23 來自: 搜狐智庫 收藏 分享 邀請

摘要: 1月20日,在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發布2018年中國宏觀經濟報告——《金融大調整,實體促升級,邁向高收入》,李稻葵做主題演講。李稻葵表示,2018年的經濟發展態勢,總體上,金融收縮太多,但中國經濟增 ...

編輯/陳賢忠

1月20日,在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發布2018年中國宏觀經濟報告——《金融大調整,實體促升級,邁向高收入》,李稻葵做主題演講。

李稻葵表示,2018年的經濟發展態勢,總體上,金融收縮太多,但中國經濟增速穩定,制造業回升,基建投資潛力很大。

他指出,中國經濟宏觀的杠桿率目前還不算高,是可控的。金融結構沒有跟上實體經濟發展的需要,必須要調整,以金融調整為抓手來推動實體經濟的升級。他呼吁,應該加入不良資產的處置,尤其要加速“僵尸企業”的退出。

他還認為,房地產方面要改變過去粗放的發展和管理的模式,轉向精耕細作。

最后,李稻葵說:“只要中國經濟在未來的三年,2019、2020和2021年能夠深入調整、深化改革,從而保持一個比較穩定的增長速度。那么,到2021年我們完全有望能夠達到世界銀行所定義的高收入國家的門檻,能夠邁入高收入國家的行列。”

以下為李稻葵講話實錄:

感謝年輕有為的厲克奧博的開場的主持詞,比我講的好多了,我這么多年的體會,就是永遠要相信年輕人,永遠要放手培養年輕人。所以,我建議我們以熱烈的掌聲再次對厲克奧博表示感謝!

在此,我也再次代表我們研究院對各位在星期天,在學期末,已經到了期末了,考試都考完了,在這個時候還不回家,還堅持在學校參加我們的論壇,表示衷心的感謝和熱烈的歡迎!

我們這個報告,我記得應該是我們研究中心,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升級為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之后的第一次的宏觀經濟的報告,這次報告的題目叫“金融大調整,實體促升級,邁向高收入”。

我們的核心觀點是,2018年我們的宏觀經濟總體上是平穩的,但是金融過渡收縮帶來了下行的壓力,也帶來了投資者的憂慮。

那么,下一步,我們這個報告的政策的指向是金融業要進行一個根本性的、大的變革,我們稱之為“大調整”。通過金融業的大調整,我們來促進實體經濟要升級,包括重組、兼并、升級。通過兼并、重組、升級的實體經濟的發展,我們認為只要中國經濟未來這三年保持比較平穩的增長,到2021年中國經濟應該能夠邁入世界銀行所定義的“高收入國家”的行列。所以,這就是我們這個題目的含義。

那么,請允許我逐步的,稍微花點時間跟大家報告一下我們為什么這么論述。

首先,我們認為2018年中國的宏觀經濟,包括它今天的走勢是比較平穩的,實體經濟是總體平穩、穩健的。比如說,你看這張圖,上面那根線是零售的走勢,基本上是平穩,略有下降,如果刨除汽車銷售的影響因素,它基本上是非常平穩的。

那么,再看固定資產投資,剔除基礎設施建設的量,這是我們的第三根線,不僅沒有降,還略有回升,就是灰色那根線,是略有回升的。也就是說,如果不考慮基建的巨幅下降,主要是金融帶來的整個固定資產投資,是我們三駕馬車之一,是穩步回升的。出口也是非常穩步的,非常穩定的,整個的出口是非常穩定的,出口的增速都是在6%以上,盡管有中美貿易摩擦的多事之秋,仍然,我們的出口是穩定的。所以,實體經濟總體是穩健的。

再具體看,再稍微往細看,這張圖分析了民間投資與制造業投資的觸底回升,2018年民間投資是過去四五年以來最高的一年,達到了8%以上,接近9%。再比如說,制造業投資每個月每個月累計,累計完了跟去年同期相比,是穩步回升的。到2018年的11月,回升到了9%以上。制造業,這也是過去若干年以來,過去四五年以來第一次。

那么,工業增加值略有下降,在6%-7%之間,也是比較穩定的。從年初的7%多一點,降到了年末的6%多一點,也不能說是一個巨幅下降,基本穩定。

再看看投資,再往細看,到底哪些經濟在投資呢?有人可能說,這個投資數字是不是有水分?這個懷疑我想是很合理的。咱們看看案例,不能只看數據,還要看案例。

比如,江蘇沙鋼,是搞鋼鐵的,去年投資增長與前年相比上升了235%。再比如說,石化,我們舉例子是恒逸石化做化纖,去年是160%的投資增長,相對于前年。TCL是做家用電器的,它的增長是74%,龍頭企業。浙江海亮是做金屬加工的,機械制造,投資增長67%。美的做工業機器人,做家用電器,增長了55%,接近56%。比亞迪,新能源汽車23%,接近24%。海瀾之家,現在是做零售,不完全是做生產的了,是在零售這一端,主要做連鎖店,它投資增長23%,去年比前年。這都是龍頭企業。

所以,我們從此得出一個基本的結論,大企業、龍頭企業還在投資,但是感覺不好的可能是一些中小企業。這就反映了下面我們要講的我們的產業在兼并、重組、升級。在這個過程中,這個抱怨之聲是非對稱的,投資者我不相信沙鋼、美的在發什么聲音,至少在媒體上見不到他們的聲音。但是,經營不善的,可能考慮退出的一些中小企業在訴苦,這恐怕是信號的不對稱所引發的,這是我們的一個基本發現。

再比如說,零售要剔除汽車的因素,如果剔除汽車的因素,上面這根橘黃色的線是相當穩定的,穩定在9.5%左右,一直在9.5%以上。汽車是去年的一個非常令人吃驚的行業,這個行業的銷售基本上是零。其中10月和11月是-10%增長。究其原因是因為汽車的消費和購置現在已經變成對未來預期的一種準投資行為了。買汽車有一點像買股票了,因為你知道未來的汽車價格是升還是降,大家預期明年或者后年汽車價格可能下降,因為關稅在調整,境外車廠的股比在提高,購置稅有可能調整。所以,我們認為汽車銷售的波動性應該另外來算,它是有自己的獨特的規律,而不能跟零售擱在一起。這又說明,總體上講實體經濟還是穩定的。

再比如說,中美貿易的影響。盡管有中美貿易摩擦影響,當然去年是搶出口,這三根線,出口累計,進口累計,進出口相加的累計各個月都是很平穩的,都是在10%左右的波動。事實上比過去幾年要好,過去幾年我們出現過負增長。所以,去年至少從短期來看,中美貿易還沒有形成對實體經濟的打擊。未來也許有影響,下面我們會講。

所以,這些結論可能已經比較清晰了,實體經濟在2018年恐怕比我們在媒體上獲得的那些信號實際上要來得更平穩一點,比我們所感受到的,或者我們聽到的一些信號的輿論層面的感覺要好很多。這是我們的第一個結論。

第二個結論,為什么感覺不好呢?為什么有下行壓力呢?這個也不可否認。我們認為,主要原因是金融過度收縮所帶來的。

怎么看金融過度收縮?我們看這么一張圖,是比較清晰的。這張圖,我們把測量金融對實體經濟發展支撐的若干指標都拿過來,分三年,每一個指標看三年。2016、2017和2018,我們看三年。

最左邊的是看的新增的社會融資總量,這個新增的量比較明顯,2018年是15.9萬億,明顯低于2016年的17.8萬億人民幣,比2017年的19萬億也明顯要低。這個數字可能還不完全反映。為什么?因為社會融資的增量應該跟你的GDP是對應的,是因為GDP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是固定資產投資,而固定資產投資的一個重要的融資來源是外部融資,是社會融資總額,而不是企業自留資金。所以,這個數字應該跟GDP是成一定的比例的。

我們拿GDP做分母去除,就出現第二張表,新增社會融資總額除以GDP這個比例,太明顯不過了,2016、2017、2018明顯下降,從2017年23.5%降到去年的17.6%,整整6個百分點下降。這是新增的社會融資總額與GDP之比,這個數字降了6個百分點。肯定反映在實體經濟,肯定感受不好。

再追問一下,到底是哪些分量,社會融資總額新增的哪個分量帶來社會融資總額的總量下降呢?不是銀行貸款,因為人民幣銀行貸款是比較穩定上升的。從2017年的13.8萬億人民幣,還上升到去年的15.7萬億,2016年是12.4,12.4、13.8、15.7是穩步上升的,所以商業銀行正規貸款并沒有大規模收縮。主要是委托與信托貸款,俗話影子銀行。過去2016、2017年委托與信托貸款都是3萬億正常的增長。去年2018年是負的2.3。所以,本來應該是正增長,去年是負增長,五萬億的社會融資總額在這個地方就沒了。所以,這就反映了實體經濟肯定有困難。怎么困難呢?我們看一下。

同時,前看看融資來源,另外一個引發實體經濟不好的是什么呢?就是財政部批準的地方政府發的債,建設債和一般債的發行去年又是推遲的。去年5月份之前,1-5月份零發債,各個地方政府,各級地方政府,縣級政府也好,地級市政府也好,需要到省級政府申請這個債,已經形成的債務需要發新債去還舊債。所以,到去年1-5月份根本沒有發債。但是,舊債照樣到期。從5月份才開始逐步的發債,灰色的這個柱子才反映。所以,這當然帶來整個金融市場資金的緊張。

123下一頁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這個人很懶,什么也沒留下...
粉絲0 閱讀191369 回復0

Powered by 商業網 X3.3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中國商業網<>

GMT+8, 2019-8-19 13:40 , Processed in 1.386561 second(s), 33 queries .

QQ

逃跑的葡萄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