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商業網 首頁 焦點 環球要聞

美國2000億關稅“極限施壓”,怎么看?怎么辦?

2018-9-19 15:38 來自: 海外網 收藏 分享 邀請

摘要: 根據中國海關測算,2017年,中國對美出口是4298億美元,進口1539億美元。按打牌的“籌碼”計,加上雙方此前500億美元那一輪,美國已用掉了2500億美元的額度,中國則用掉了1100美元的額度。以“底牌”計,美方還有差 ...

貿易戰再次升級。

消息大家都知道了:特朗普宣布,自9月24日起,將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產品加征10%的關稅;自2019年1月1日起,關稅將提升至25%。美方同時威脅,若中方對農產品等行業報復,美國將立刻實施力度更大的關稅征收舉措,對額外大約2670億美元的進口商品征收關稅。

對此,中國商務部作出回應:“為了維護自身正當權益和全球自由貿易秩序,中方將不得不同步進行反制。”

措施有二:一,對原產于美國約600億美元進口商品實施加征關稅,稅率5%-10%不等;二,在世貿組織追加起訴美國301調查項下對華2000億美元輸美產品實施的征稅措施。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怎么看?

牌局

從數字上說,600億美元和2000億美元,看上去好像不是一個數量級,似乎美方的氣勢更勝一籌。

根據中國海關測算,2017年,中國對美出口是4298億美元,進口1539億美元。按打牌的“籌碼”計,加上雙方此前500億美元那一輪,美國已用掉了2500億美元的額度,中國則用掉了1100美元的額度。

“底牌”計,美方還有差不多2000億美元的牌,中國則看上去沒那么多額度了,畢竟一年進口也就1500多億,“子彈快打光了”。

顯然,如果僅以互加數額的方式輪番出牌,中國無論如何都跟不上對方叫價的節奏。美國這一手也的確稱得上“極限施壓”:一下子壓上2000億,無論是在業界還是輿論場上都造出巨大的聲勢,試圖用這種特朗普慣用的談判手段逼迫中國屈服。

但如俠客島此前分析所言,中國的600億美元顯然是計算過的。既然數量上不可能同態復仇,那么,“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就是必然選擇。

從中方600億美元報復清單看,4個不同稅率的征稅清單,有從5%-10%不等的加征稅率;其中,從中方角度看可替代性較差的原料等,加征關稅稅率較低;可替代性強的原料、屬于奢侈品或非必需品的消費品、與我國國內制造業競爭關系較強的制成品,加征關稅稅率則較高。

什么意思呢?中國即使是報復,也要最大限度削弱貿易戰對我的負面影響。2000億美元一次性壓上固然豪氣干云,但美國前后兩次的企業界聽證會上90%的反對聲音已經說得很明確——給這些商品加稅,不僅無助于使中國屈服,而且很難或全無可能找到中國以外的供貨商,最終代價還是轉移到美國消費者頭上。

多說一句,即便清單上這些商品跟特朗普言之鑿鑿要打擊的“中國制造2025”無關也要強制征稅,也證明了美方的意圖顯然跟自己的說辭不符。

比如,2018年前5個月,美國的通脹壓力已在穩步上升,生產者價格同比漲幅則均高于同期消費者價格同比漲幅,表明消費者價格存在未來進一步上漲的壓力。美國消費者會逐漸感受到痛。

其實,在2000億美元關稅清單靴子落地之前,美國財政部最大的公司納稅人(這是他自己公開信中說的)蘋果公司,就發出了公開信表示不滿。當然,言語很委婉了——“我們希望您重新考慮這些措施,并努力尋找其他更有效的解決方案,使美國經濟和美國消費者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更健康。我們很樂意提供任何其他信息以協助您做出決策。”

蘋果指出,按照傳統的計算方法,的確,這都算在中國的“出口”中,但是這些在中國組裝的蘋果產品,最終其實是返回美國并創造價值。多少價值呢?五年,3500億美元。

而這份涵蓋了廣闊Apple產品的關稅清單,將“增加我們的成本,使蘋果公司與國外競爭對比處于劣勢”,最終“導致美國消費者價格上漲、降低美國經濟的整體增長率”。

蘋果公司9月5日的公開信

換句話說,既然是“戰”,中國就沒有理由亦步亦趨按照對方的招數還擊,“不對等”不意味著“不過癮”;美方也不必以為中國無牌可打,報復僅限于此。

舉個簡單的例子。一直致力于“復興美國制造業”的特朗普,會面臨一個簡單的抉擇:按照中國的計劃,未來五年,要進口8萬億美元的商品、對外投資7500億美元;對這個世界最大的消費市場和迅速增長的對外投資國發起貿易戰,損失的可能絕不僅僅是目前的關稅。

既然是一場“持久戰”,時間就是最終的標尺。初期貿易戰的確會對生產方造成沖擊,但消費方的痛感也會隨著時間推移而不可避免地到來。

貿易戰肯定是兩敗俱傷。中方“以戰止戰”的策略就意味著,既要讓對方感到疼痛,也要尋求盡可能減輕對我們自己的沖擊。

沖擊

2000億美元的最新版本,究竟會對中國產生何種沖擊和影響?這是普通民眾和全球市場都最關心的問題。

商務部研究員梅新育此前在俠客島撰文指出過,美國挑起貿易戰,中國反制,最大直接沖擊在于對美出口承受壓力。我方報復反制,對部分進口美國商品加征關稅,也有可能給我們的下游廠商、消費者帶來負擔。

那么,中國能否承擔貿易戰帶來的沖擊?

9月7日,央行前行長周小川在接受外媒采訪時表示,貿易戰不會對中國經濟產生巨大的負面影響——根據周小川引用的數學模型計算,這對中國GDP影響不到0.5%。

“最壞的情況是,中國不再向美國市場出口價值5000億美元的商品。相反,是將這些出口商品以最快的速度出口到其他國家。事實上,我認為中國可以迅速采取行動。”周小川說,這也是央行給中央的建議。“在經濟每年增長6%和匯率浮動的情況下,中國經濟能夠抵御外部沖擊”。

周小川接受采訪視頻截圖

按照清華大學教授魏杰的測算,2017年,中國的出口依賴度已經從2007年時的接近70%降到了10%左右,其中對美出口又占到整體出口的1/3。這也是支撐“對GDP影響并不巨大”結論的基礎所在。

但是,周小川也指出,貿易戰對中國市場情緒的影響很大,可能會削弱投資者對中國企業和股市的信心。在他看來,中國真正需要提防的是“明斯基時刻”——這一以經濟學家明斯基命名的觀點認為,這是“資產價值崩潰的時刻”,也就是經濟長時期穩定可能導致債務增加、杠桿率上升,從而內部爆發金融風險,陷入漫長的去杠桿化時期。

換言之,應對貿易戰,中國真正應當做的,就是保持定力、以我為主,做好自己的事;中國真正面對的風險和挑戰,也來源于此。

12下一頁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這個人很懶,什么也沒留下...
粉絲0 閱讀187601 回復0

Powered by 商業網 X3.3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中國商業網<>

GMT+8, 2019-8-24 18:13 , Processed in 1.467299 second(s), 33 queries .

QQ

逃跑的葡萄登陆